Masood:一带一路是中国对国际局势的安全性回应
2015年05月25日  |  阅读量:7549
 
上图为伊斯兰堡战略研究学院院长、巴驻联合国前代表马Masood Khan

  新浪财经讯 由复旦大学主办的“上海论坛2015”于2015年5月23-25日在上海举行,本届年会主题是“经济全球化与亚洲的选择——亚洲的责任:创新合作模式”。伊斯兰堡战略研究学院院长、巴驻联合国前代表马Masood Khan出席并参与对话。
  Masood Khan表示,在整个的亚洲的区域还有其他的开发,包括一带一路项目中,中国以及其他的56个国家申请,现在日本也是准备投资数十亿美元进行基建的建设。我觉得一带一路本身,也是中国对整个国际局势做出的安全性回应,可以改变我们目前的格局。
  以下为演讲实录:
  Masood  Khan:非常的感谢您吴心伯教授邀请我来参加今天的会议,刚才您的问题也是非常的坦率的。亚洲能够解决自己的一个安全问题,我的答案现在还是不行。
    刚才赵教授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是讨论亚洲呢,亚洲有一个殖民历史遗留问题,我还是要介绍一下亚洲的情况,我认为这个问题对我们的未来,也是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我们还是比较简短的回答刚才听到的几个问题,在亚洲面临的急需解决的安全问题有哪一些?我们如何去评估一下亚洲国家,来解决安全挑战方面的能力。
    亚洲的国家如何提高他们的解决能力,这样子可以帮助我们来解决这一方面的安全问题,您提出了不同方面的问题,那么刚才我也提出了一些不同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发现,我们在亚洲不同国家的关系,一方面是在趋同,一方面也是在出多元化的情况,整个的亚洲大陆之上,过去的几十年,我们也发现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无论是投资还是工业的发展,亚洲的国家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出现了趋同和多元化的情况。
    一方面所有的国家存在着竞争的问题,有一些国家可以起到比较主导的地位,不同地国家的军队力量的增长也是在发生变化,一些主要的国家之间还存在着冲突。我关心的问题大家现在的不同之处正在扩大,而且会出现一些冲突。
    对于一些主要的国家,的确是有一些冲突的问题,因为这样子的情况,刚才我提到了亚洲地理的情况,这些国家在地理上都是临近的国家,面临着不同的威胁。
    在东北亚,我们知道在这里有一些冲突,中国和日本之间,的确是存在着冲突。钓鱼岛问题两国有争议,两国之间的冲突不仅仅是钓鱼岛,还存在着历史的问题,和资源影响力也都相关。这些都是亚洲大陆存在的问题,在朝鲜半岛上的情况也是非常的严峻。
    最近我去了一次联合国,我们知道大家之前的讨论,联合国安理会是否应该有一个新的常任理事国,大家看一下过去几个月,过去的数周发生的问题,很多的问题正在升级,在东南亚的情况,也有一些关于主权方面的冲突,我所说的冲突不仅仅是几个岛,而是众多岛屿的主权的冲突,不同的国家对于岛礁的情况也变的非常的有争议,不同的国家有一种不信任的情况,所以我们面临这个问题,这些亚洲国家,是用双边还是多边的机制来解决这些问题。
    在2013年的时候,中国和东南亚的国家,很多的时候我们是通过双边机制来解决,但是有一些情况下,也是通过多边的机制来解决,而且有一些争议也是通过国际仲裁来解决,目前美国在亚洲的存在,主要是遏制中国和支持它在亚洲的盟国。所以美国在加强和亚洲的存在的情况。我想对于我们来说,要解决问题的解决的方法,我们需要重建本地区的一个互信。
    除此之外,我们必须也要认识到这一点,在亚洲随着中国快速的增长以及东北亚国家的整体快速的增长,我们发现我们的安全系统也是在不断的进行发展,而并不是禁止的。一些国家,我们提到中国系统的一些激发,因为我们有非常多的国家加入到了这个体系中。除此之外,我们还要注意到在整个的亚洲的区域还有其他的开发,包括一带一路,当然中国以及其他的56个国家的申请,现在日本也是准备投资数十亿美元进行基建的建设,我觉得一带一路本身,也是中国对整个国际局势做出的安全性的回应,可以改变我们目前的格局。
    我们如何通过这种合作,并且把这种合作远远的超出经济学的限制,借助经济的纽带达成和更多国家之间的合作,同时象中巴,经济走廊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巴基斯坦已经开始从中受益,中巴两国都已经得到了非常多的好处和益处。东南亚地区的东部,包括印度也是进行了非常多的对话。穆迪也是最近拜访了中国,就双方的安全政策进行了磋商,这些都会促进很多问题后续的解决,以及新的解决方案的浮现。东南亚国家进一步的加强合作,就必须促进双方之间理解的加深,这个是非常关键的。
    对阿富汗我想提几点,首先是美国的角色。象阿富汗还有美国,美国的军队将会继续的保持驻扎,美国的军队他们也将会加入到恐怖组织的战斗当中。然后看一下中国,中国也是不断的去在推动相关政策的执行,其中包括了安全。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有关象伊朗还有其他的一些局势上的变化,从一方面来看,核发展的一些磋商也已经完成,同时也门的一些问题,也会让整个地区处在很多不稳定的因素,不稳定的因素也是非常的复杂的,中东很多的不稳定的因素,对整个大陆都会有影响,这些问题也会进行蔓延,而不仅仅是局限在中东地区。
    之前吴教授所提到的一些问题,我们亚洲各国,目前的整体能力如何,我们的亚新峰会,以及相关的成员国都已经建立了,当然还有其他的国家,象美国,欧洲,象东盟,当然我们还有萨克所有的这些组织都是多边的。当然他们也存在非常多的军事和政治的压力,亚洲是能够更好的把握自己未来的一个命运,我们可以把自己的命运把握在自己的手里,亚洲的经济实力不断的增强,我们应对安全隐患的实力也是不断的增强,我们未来应该如何去做,巴基斯坦和中国有着非常强的纽带和合作关系,我们把中国的合作作为非常良性的发展,我们相信中国将会是亚洲地区非常稳定的纽带所在,很多的时候是会以中国作为亚洲稳定的一个基础而存在,各国的经济纽带将会得到更好的加强,建立更好的关系。
    作为东亚,包括中东等等这些国家所产生的中途,会对中国产生一些什么直接的影响?我们问自己这些最主要的问题,其中会包括美国在内的。我大概还有一分钟的时间,但是最后我还是想要说一句,未来我们的命运是掌握在亚洲各国手中的,我们并不需要这么多的外部干预解决我们自身的问题,美国我们欢迎它帮助我们解决问题,但是它并不是一个必要因素的存在,我们需要和其他国家的合作,更好的贡献亚洲地区的稳定,但是他们的存在并不是一个必要值,亚洲存在着贫穷,教育比较低,法律体系的一些建设,整个区域的稳定性,这些问题并不是一个国家可以解决的,这需要国际社会的关注。
     最后一点我也想提一点,象亚洲安全委员会,必须是更具有代表性,关注的方面必须要更广,关注的并不仅仅是亚洲,还要关注其他地区的发展,我们确实是建立了一些模型,因为在非洲我们是有一定的安全的试验。所以说再次感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