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栋:印度强人政治周期或将终结
2018年12月22日  |  来源: 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  阅读量:2703

自从2014年上台以来,印度人民党(简称“印人党”)在印度国内政治尤其是邦议会选举中总体进展迅速。但进入2018年以后,经济、就业和各种宗教社会矛盾拖累了印人党的支持率。在11到12月初,印度有五个邦进行了议会选举。结果,印人党在三个执政邦全部败给国大党,其中还包括曾长期执政、基础巩固的中央邦和恰蒂斯加尔邦。在离明年大选不到六个月之际,这给印度政治增加了很多变化和看点。

印人党在五个邦的选举中全部失败,这在其执政以后的选举历史上是唯一一次。尤其是在三个执政邦失去第一大党地位,对印人党的冲击非常大。印人党已经在恰蒂斯加尔邦连续三次执政,但这次只得到15席;国大党获得邦议会90席中的68席,获得单独执政的机会。在拉贾斯坦邦,印人党只得到73席,失去执政地位;而国大党则获得199席中101席,又获得单独执政的机会。在中央邦,印人党已经连续执政15年。但是这次选举中,国大党获得230席中的114席,印人党只获得109席。两党都不过半,都向邦长提出的组建政府的请求。但是,已有两个地方政党表示支持国大党,国大党组建政府的概率大于印人党。

在另外两个邦,则是地方性政党获得胜利。在独立建邦不久的特兰加纳邦,特兰加纳国家委员会(TRS)获得继续执政的机会。在东北部小邦米佐拉姆,国大党失败,米佐民族阵线(MNF)获得了胜利。

结果,印人党在五邦一无收获。这在大选之前非常具有风向标意义。印度总理莫迪虽然接受了选举失败,向国大党表达祝贺,称“胜利和失败都是生命的一部分”,但是他内心的忧虑可想而知。


失败的主要原因

印人党从“不可战胜”,突然变得如此脆弱,主要是由于以下原因:

一是,印度改革阵痛伤害到印人党的执政基础。为削减财政赤字、增加发展资金,印人党政府减少了对农民和中下阶层的补贴:2016年印人党政府的废钞活动伤害了极端依赖现金的农民和非正式就业群体;2017年印度进行的联邦“商品和服务税”(GST)改革,虽然从长期看将有益于印度经济,但伤害到了小商业经营者的利益。这些都让占印度人口主要部分的中下阶层民众非常不满。西孟加拉邦首席部长玛玛塔·班纳吉就称:废钞是导致印人党失败的原因之一。

二是,印人党右翼及其背后组织国民志愿服务团(RSS)所推行的印度教民族主义,伤害到其他教派以及低种姓民众的利益,引起印度城市精英的反感。尤其是极右印度教组织在牛屠宰问题上的极端态度,重宗教轻民生的执政理念,让世俗群体、达利特人和少数民族非常不满。北方邦是印度最大的邦,有两亿多人。2017年印人党胜选以后,一名印度教僧人担任首席部长,开始推行宗教化政策,甚至要在北方邦建立一个巨大的罗摩神像,并不重视民生建设。这些都让很多人开始离开印人党,转投国大党或其他党派。

三是,经济发展没有广泛惠及印度民众,贫富差距扩大,有增长无就业,引起印度青年群体的反感。印人党执政后,印度的贫富差距有扩大的趋势。乐施会(OXFAM)今年1月的调查显示,在2017年,印度1%的巨富阶层拥有73%的国家财富。这个群体的财富在2017年增加了20.9万亿卢比,约合2万亿元人民币,等同于印度中央政府2017-2018财年的预算总和。其中,仅101位亿万富翁的财富就增加了4.89万亿卢比,相当于同期印度教育和卫生预算的85%。根据瑞信集团的数据,2018年印度的基尼系数,从前年的0.83上升到0.854。今年12月12日,印度首富安巴尼嫁女,婚礼开支高达1亿美元左右,动用上百架包机接送宾客。虽然印度传统上仇富色彩不浓厚,但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肯定会让一些具有现代思维的中下阶层进行反思。

四是,印度政治钟摆效应生效。印度政治生活中,长期存在联邦政治与地方政治分离、相互制衡的特征。在联邦执政的党,往往会在地方选举中失败。印人党刚刚执政时,就曾在联邦选举大胜的德里邦议会选举中惨败。后来,印人党利用自己的行政资源,大力涉足地方选举。尤其是在2017年北方邦等关键邦选举之前,印人党政府通过废钞来削弱反对党的经济能力,直接导致印人党大胜的局面。进入2018年后,废钞的政治影响开始衰退,反对党重新找到应对之道,废钞反而成为印人党的政治包袱。


五邦选举结果对明年大选的影响。

舆论普遍认为,这次五邦相当于美国中期选举,可以称得上是明年5月印度大选的预选,将对明年大选的行情产生巨大影响。

一是,这次邦选举胜利给国大党等反对派增加了信心。自上次大选胜利以后,印人党赢得了多数的邦议会选举,制造了一种“不可战胜”的政治印象。这次五邦选举的结果,使国大党等恢复了信心。事实上,在上次大选中,印人党虽然组建了印度几十年来最强势的政府,但其得票率也只有31%左右。印人党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是其他党派力量碎片化、多元化的结果。在这次五邦选举胜利的激励之下,国大党可能会与其他政党更加认真地建立政治联盟关系,将会对印人党造成更大的压力。

二是,印人党面临两难选择。上次大选时,印人党的支持者主要是两个部分:宗教右翼以及工商界和青年群体。前者为了宏扬印度教民族主义,后者是为了反腐败和经济发展。两者在打倒国大党、获得政权方面建立起临时性政治同盟关系。但是在执政以后,两股势力开始分化,让莫迪总理难以选择,难以两全。这次五邦选举失败,将会迫使印人党做更加艰难的政治决断,将有巨大的政治风险。

虽然印人党在这次大邦选举中大败,但并不能得出印人党将在明年大选中失败的结论。在印度,联邦选举结果对邦选举结果的影响,往往要大于邦选举结果对联邦选举结果的影响。这是因为,邦选举时,选民主要关注的是议员候选人本人;而联邦选举时,选民更多关注的是政党尤其是总理人选。而正好在这一问题上,国大党等反对党没有优势。国大党主席拉胡尔·甘地的个人威望与政治动员能力,还不能与莫迪总理相提并论。其他地方性政党虽然有强势领导人,但又无人走上全国政治舞台。因此,如不出意外,莫迪总理领导印人党赢得明年大选的概率仍然很大。但同样,如不出意外的话,印人党单独过半的可能性也不大。印度有很大可能结束一个短暂的强人政治周期,回到联盟政治的传统轨道上去。 

作者系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所长)

回到顶部